五粮液旗下公司销售员酒后身亡 这算工伤吗?

Posted on 8月 13 2022 by admin

次日清晨,他被发现呼吸异常,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5月31日,正观新闻报道了五粮液旗下公司销售员酒后身亡一案,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长期的这种工作侵害了他的健康权,就这样二十多岁才三十多岁的娃,就这样在拿命来挣钱。

罗世雄的父亲罗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据他了解,当时儿子被抬下楼时头朝下、脚朝上,这会加重病情。

有行业人士表示,罗世雄所属的白酒销售行业,近年来屡次出现提价,加上年轻人对白酒接受度不高,销售员销售压力也在逐渐增大。

截至2021第一季度,五粮液资产总计1202.23亿元。

聚餐自19时30分许开始至21时30分许结束,除莫某英外,其余9人均与罗世雄一起饮酒,并都敬了罗世雄酒,一共喝了4瓶尖庄白酒,每瓶酒精度42%vol、净含量500ml。

月1日下午,死者罗世雄父亲罗军告诉正观新闻记者,他们刚刚收到法院的传票,传票显示,本案将于6月21日14时30分在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悲剧发生后,五粮液旗下公司支付了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失独扶助金、亲属抚恤金等共计132万元。

比如尽量以茶代酒。

罗军在等待真相方面费了很大劲,但起初他相信无论是五粮液公司还是当地警察都会查明这件事的种种疑惑。

月31日,罗军告诉正观新闻记者,他的独子罗世雄,生前是五粮液旗下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的销售员,2020年12月3日晚,罗世雄参加湖南娄底一经销商在家中举办的饭局,第二天早7时许,他被当地警方宣告死亡。

年12月3日晚,28岁的罗世雄在湖南娄底参加尖庄酒经销商公司员工梁志华家的聚会,饮酒后留宿梁家。

**死者父亲起诉酒局参与者**事隔半年,父亲将10名酒局参与者告上了法庭。

根据2021年一季度报排名,五粮液营收243.25亿元,白酒概念股里排在茅台之后,位列第。

年5月,罗世雄在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河南营销大区2020年焦作市销售会战活动中成绩突出,获得小组第三名,五粮浓香公司河南营销大区还为其颁发了荣誉证书。

法院表示,共同饮酒系正常的社会交往活动,也是人际交往的需求和手段,但喝酒过量会致人死亡,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所以要求聚餐饮酒的组织者和参与者适度饮酒,避免人身损害的发生,共同饮酒人负有相应的注意和安全保障义务,对过量饮酒的人应进行提醒和劝阻,并保护其免受意外伤害。

五粮液员工死亡事件儿子去世六个月后,罗军仍然不明白,为什么他28岁的独子从酒桌子上下来就醒不过来。

罗军认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罗世雄喝了这么多酒,可以推测同桌人员有对罗世雄劝酒甚至灌酒的行为。

随后,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支付了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人死亡补助金、失独抚恤金、亲属抚恤金等共计132万元。

因为始终觉得儿子死的不明不白,罗军决定将当晚一起参加酒局的10人都告上法庭,认为在场的10名被告未尽提醒、劝告、帮助、照顾、通知、施救等最大限度的附随义务而导致罗世雄死亡,应当共同承担赔偿责任,起诉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796840元、丧葬费38781元、精神抚慰金100000元等,共计955621元。

第二天早上,他被发现呼吸异常,经抢救无效死亡。

对于罗某的家属来说,钱是拿到了,但亲生孩子却没了,而显然后者对他们才是重要得多。

警方笔录显示,在场人员都否认了劝酒行为。

酒文化源远流长,然而畸形的酒桌文化也如影随形,过量饮酒有害健康,为业绩、为面子、为关系,互相劝酒拼酒,这种行为伤害的是自己身体,传播的是畸形酒文化,也容易滋生腐败,企业应当警惕。

饮酒过量的,更不要立刻入睡,如果是重度酒精中毒,很可能一睡不醒,这种情况下家人要陪在身边,每隔两小时叫醒醉酒者,喝一点白开水,直到完全醒酒为止。

公司共支付了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失独扶助金、亲属抚恤金等费用共计132万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